五六零九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北荒劫 > 第一卷 少年游 第三十五章 神石异动

第一卷 少年游 第三十五章 神石异动(1 / 1)

大雨依旧滂沱不止,街边避雨的小贩被骤凉地气温冻的瑟瑟发抖,他张开嘴巴吐出一口白气,心里焦虑地想着今日生意定是要差上许多。

几个醉酒的行人靠在墙角一边抬手躲雨,一边咒骂着天气,对他们来说,这场大雨让买醉的他们多了几分清醒,只觉得白付了酒钱。

他们来不及去关注夜空中的异象,更何况像天漏了一般的雨幕已经阻挡了视线。

若不是天气使然,此时天色早该蒙亮,主街上准备早点的那个小笼摊也该飘出肉馅地香气,还有平日里喜欢早起买菜地老婆婆们也被大雨浇灭了性子。

他们都以为那些熟悉的面孔是因为这场雨耽搁了出现地脚步,他们断然想不到,一场屠杀正在这雨声掩盖中悄然进行。

昨夜攻破东门的贼寇们隐匿在城中四处,他们等待的正是这样一个时机,他们肆无忌惮地闯入人们的家中,那些声嘶力竭地呼救和呐喊都被大雨所遮蔽。

镇关营的将士们散布各处,铁靴踏起阵阵涟漪,雨水拍打在坚韧的铠甲上发出噼啪脆响,他们脚步迅捷地穿过大街小巷,挨家挨户的追缴着行凶地贼寇。

二十六,一名什长在心中默记数字,这个数字每变化一次,都代表着一具新的尸体被发现。

在他们的面前,是一片狼藉的院落,那些倒在水泊中的尸体已经流干了鲜血,雨水洗刷了满地的污秽,也磨灭了贼寇的踪迹。

这个小院位于住宅区,毗邻城中主道,大大小小十数条街巷成了贼寇得天独厚地藏身之处。

锋利地匕首狠狠地扎入小贩的脖颈,黑红地鲜血喷溅在青灰色的石墙上,大雨顷刻间便将血迹洗刷干净。

小贩脑中还憧憬着天气转好可以出摊,但他现下再也等不到雨停的那一刻,他感受着匕首从他的脖子上轻轻拔出,甚至都未能发出一点声响,就像他卑微的身份一般,悄无声息地结束了生命。

远远瞧见小贩被杀的酒鬼也停止了咒骂,他们连滚带爬的想要逃离,但终是没能躲过,长刀穿过他们的身体,他们只能瞪大了双眼不甘地倒在血泊之中。

一路行凶地贼寇们距离主道越来越近,只要穿过主道继续往南,他们便能进入豪门富户的聚集区,对财物的渴望让他们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而贼寇们也想不到,此刻的主道上已满是危险,在城中大阵开启的情况下,东南西北四条主道已被尽数封禁,除了渴望复仇的护城营残部之外,还有更加恐怖的危险在蛰伏等待。

临近城中越河的那条主道上,十数名贼寇惊恐的瘫倒在地,他们极力的想要起身,却怎么都使不上劲。

宛若高楼的庞大水虎已将贼寇们吓得浑身颤栗不止,而比这些白虎更为恐怖的,是那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少年。

在腹中大荒神石的影响下,凌霄身周倾盆而下的雨水开始慢慢蒸发,而他脚底的石板路也逐渐干燥,随着诡异的情形继续发展,周遭的温度也不断攀升起来。

“咔!”

石板碎裂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,自凌霄脚底开始,一道热流呈圆形蔓延,随着地面积水不断蒸发,这些干裂的石板开始逐渐散发出丝丝热气。

不过瞬息间,方圆十米的地砖已被炙热的高温烤的通红,原本湿润的青苔也迅速干枯,随即便自燃起来,直至烧成灰烬。

那只挥爪刺入凌霄脸部肌肤的水虎慌张的想要缩回肢体,但它根本来不及反应,自那硕大的利爪开始,它的身躯逐步消散,最终化作一律白烟腾空升起。

随着一只水虎消散,远处的庞雨棠猛地咳出一口鲜血,她不可思议的看向凌霄所站之处的异象,眼神中充满了惊讶之色。

宁不语此刻也突然发觉自己身边的四只水虎逐渐孱弱起来,他当即双指隔空一点,便见若轻剑突然悬停,剑身投射出刺眼地光线。

在光线的刺射下,那四只水虎低吼着向后退出数米,宁不语见状飞身握住若轻剑,随后迅速朝凌霄方向冲去。

宁不语穿过大雨进入被凌霄所影响的炙热环境之中,顿时脸色大变,他赶忙行至楚煜身边,挥动若轻剑凝结出一道结界,将自己与楚煜护在其中。

结界中适宜的温度让楚煜好受了不少,方才他已经感觉到身体水分正在迅速蒸发,宁不语再稍晚片刻,他可能就要被烤成人干了。

庞雨棠见宁不语趁机突围,眼神逐渐发狠,她缓缓调整呼吸,方才被凌霄所消散的水虎让她损失惨重。

这六只水虎乃是庞雨棠花了极大精力才用真气凝聚而成的幻兽,每一只都与她心脉相连,此刻突然被毁一只,她自身因此也被重创。

庞雨棠将剩余五只水虎遣散,此刻凌霄所释放出的热流与自己这些水虎相克,再让它们出击只能是自讨苦吃,眼下她已有新的打算。

城中大阵已彻底开启,庞雨棠此时正是想控制大阵来诛杀凌霄等人,她口中念着晦涩的咒语,随即右手双指朝天,左手双指朝地,两手手腕贴合,缓缓转动半圈。

待双手指向颠倒,城中心朦胧的光柱骤亮起来,随着亮度不断增强,城市上空的黑夜也被掀开,一时间全城都被笼罩在光明之中。

庞雨棠瞧见躲在暗处的那十数名瘫倒的贼寇被光亮显露,眉头微微一皱,便听闻数声惨叫,那些贼寇竟一个个爆体而亡,只留下满地的残躯碎肉被大雨疯狂击打。

在那些贼寇爆体之时,凌霄感觉到了强大的气流自四周向自己袭来,体内顿时便生出了强烈的充实感,他感觉再过一会自己也快要被这些突如其来的诡异气流撑爆肉体。

就在凌霄快难以忍耐之际,腹中的大荒神石突然开始贪婪地吸收起来,不过眨眼间,凌霄体内的气流便被神石吞噬地一干二净,而从外在看起来,凌霄腹部的红光也变得愈发强烈。

本欲将凌霄拉入结界地宁不语惊讶的看向那不断变亮地红光。他与楚煜是得益于结界才未受影响,但凌霄这腹中究竟是何古怪,竟能抵住这大阵的威压。

庞雨棠此刻也是震惊无比,她原以为凌霄会如那些贼寇一样被大阵的威压爆体而亡,但结果却截然不同,对方眼下并未受到什么影响。

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!”庞雨棠此刻已料定凌霄不是普通人,能轻易消散水虎,又能抵消大阵威压,其腹中无论是什么,都不是常人所能施展的。

“他是我小师弟,庞尊者头一回见,不认识也是正常。”空中突然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。

凌霄闻声立马抬头张望起来,他有些激动地喊道:“大师兄!”

“听说你闯了大祸,还好没来晚。”大师兄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凌霄身侧,他手掌往其腹部一拍,便见红光逐渐消退,周遭的温度也慢慢恢复如常。

大雨顷刻间便又将凌霄浇湿,而他身侧的大师兄却浑身干爽,雨水在即将落在其身上时像是被一层薄膜所隔开。

“在下小竹楼宫小甜,见过庞尊者。”大师兄客气的向庞雨棠施礼道。

凌霄每一次听闻大师兄全名,都觉这名字与其飘然气质极为不符,听莫师兄说,这名字是当年还在襁褓之中的大师兄被楼主带去南海仙宫做客,恰逢楼主吃宫中橘子时觉得甜腻无比,便随意给大师兄取了宫小甜这个不伦不类的名字。

不过修行界和江湖上一般都不直言大师兄本名,皆是恭敬地唤一声宫先生,庞雨棠这般实力的强者也不例外。

“这少年原来是宫先生的小师弟,怪不得能毁我一只幻兽。”庞雨棠被凌霄消毁一只水虎,虽极为愤怒,但眼下得知其是小竹楼弟子,态度竟也和气了几分。

最新小说: 群山呼唤 御尘记 胜天道途 封神之昆仑有婿 一剑道人 九世遗仙 跑出天际 书院看书十二年,我已经无敌了 最终进化之世界树 法变极穹